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黑龙江 > 黑土文化 > 正文

传统艺术赶时髦 书馆、戏迷、京剧玩众筹

2016年03月25日 06:14    作者:    来源:北京晨报    [纠错]

  众筹,这个从国外兴起的新事物,在国内也渐渐遍地开花,即使是在文艺圈也渐渐成为一个热词,众筹拍电影、众筹演唱会、众筹做设计……

  曾经,文艺圈里的众筹往往偏娱乐、求新锐。如今,风向似乎在悄悄地发生变化,常被贴上“刻板”“保守”等标签的传统戏曲、曲艺,居然也赶时髦玩起了众筹。

  书馆:用众筹开掘新观众

  3月18日是张添羽在“开始众筹”APP上发起“聂隐娘评书出版物众筹”的最后一天,不过他的众筹目标5万元,早在开始21小时后就达到了,一个月下来共筹到12万元。

  张添羽是澄书馆的负责人,因为这家书馆开在当代MOMA社区的二十层空中连廊,因此也被戏称为北京“最高大上的书馆”。开业近两年来,澄书馆凭着不同于传统书馆的文艺范儿,吸引了不少观众,其中大多是80后、90后。

  澄书馆的推广方式就是走到年轻人中间,比如书馆开张前夜,在北京一个著名摇滚乐场地办了一场昆曲演出,而澄书馆羊年的封箱演出也是在一家Livehouse举办的。“摇滚乐场地的青年观众对传统曲艺并不熟悉,缺少明确而直接的途径来接触这些,冷不丁看到这种东西就会很感兴趣,我就是想用这种办法让更多年轻人走进传统文化的世界,这一次做众筹也是如此。”张添羽说。

  去年,在侯孝贤的电影《刺客聂隐娘》上映前后,澄书馆借此契机说起了传奇故事《聂隐娘》。说书人吴荻在短短千字文的基础上,查阅大量资料,以传统故事为主线,再加上大量番外干货,推演出一部令人叹服的评书作品。面对这样一个好作品,他们想以更好的方式来呈现,因此跨界联合美术、书法、设计界的艺术家,计划共同推出《聂隐娘》评书出版物。原本他们想自己花5万元做几百套,但自己做出版物,再找渠道进行推广、销售,既没精力也没时间,这才想到了众筹。

  在张添羽看来,差异,意味着更多机会,“现在北京有好几个书馆,但仍然是传统的卖票说书,在运作和传播上没什么新的作为。而我们想把这件事当作一种理念去传播,就得跳出传统的圈子做事。”这次众筹,其实也是澄书馆在大众面前比较公开的一次亮相,“很多人因此了解了澄书馆和评书,找到了接触传统美学的入口,还表示要来澄书馆听书。”

  戏迷:凑份子“私人订制”

  今年1月18日,南京新华传媒369艺术剧场举行了一场特殊的演出——王珮瑜京剧清音会。

  说它特殊其实也不特殊,由知名京剧演员王珮瑜独创的“京剧清音会”自2010年始创至今,已相继在上海、北京、武汉、成都、深圳、苏州等地演出30余场。但这场演出能来到南京,却创造了京剧历史上的一个“第一”——全国首次京剧众筹。

  这场清音会是由南京戏迷通过自发众筹的形式,将王珮瑜请到了南京。发起众筹的是已有30多年戏龄的老戏迷高利平,“南京经常引进很多经典的戏曲或热门剧目,但真正对戏迷胃口的作品并不是太多,所以我们希望可以自己做主,寻找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办一场众筹演出。”

  在辗转联系到王珮瑜之后,高利平在众筹网上发起了这次众筹,用一个多月时间筹集到了演出所需的8万元费用,共有300多位戏迷参加了这次众筹。“这个办法也是在培养未来的戏曲市场,发掘愿意为艺术买单的观众群。愿意买票进剧场看演出的观众,必然对演出内容的要求高。要让这些人觉得花了钱看了戏很值才行。”高利平说。

  作为炙手可热的京剧明星,王珮瑜不缺演出机会,但由戏迷通过众筹邀约演出,还是破天荒头一回。一直热衷于京剧传播形式创新的她,听到戏迷众筹请她演出后,既感动又觉得新鲜,“虽然在艺术表达上我很保守,忠于传统,但为了京剧的传播,我特别乐意去接触新渠道、新平台、新模式。”

  演出当天,王珮瑜感到这场演出的确和平常不一样,现场似乎聚拢了一种特殊的气场,“观众特别有参与感,都觉得这个角儿是自己花钱请来的,自己是这场演出的主办方,因此格外珍惜这场演出。”在她看来,众筹对传统艺术更多的是一种锦上添花的作用,“如果只是为了博人眼球去做众筹,那就比较冒险了。”

  京剧演员:假众筹真探路

  4月8日、9日,梅花奖得主凌珂将在国家大剧院举办一场骨子老戏专场演出。按理说,已有不少粉丝的凌珂,不用担心演出票房,可他却别出心裁地想做一次众筹。3月7日,他在众筹网上发起众筹,目标额是2万元。仅仅十天,众筹就达到目标。

 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并不是一次真正的众筹。因为众筹回馈给支持者的演出门票,其实是凌珂自己掏钱买的。“这次我们就是赔本赚吆喝,希望以众筹这种形式吸引更多人注意,来拓展观众群。”其实,早前也有人建议凌珂做众筹,但他觉得没必要。不过,这样的想法在他读了长江商学院的EMBA之后,发生了改变,怎样通过商业运作的方式让京剧走向大众视野成了他的重要课题。

  回头看自己以往的演出,凌珂发现每次都是相对固定的观众买票,“这样的话京剧始终还是相对封闭的小圈子艺术,要发展,谈何容易?如果每次演出都能够拓展一些新的观众群才是真正成功的演出。”

  这次小规模的众筹让凌珂坚信,这的确是一种很好的吸引圈外观众的途径,“现在人们讲究体验消费,众筹演出就是把一场传统的‘你看我演’的演出,变成一件由观众和演员共同来完成的事情,大家势必会投入更多的热情。”凌珂表示,这次只是一次探路,以后自己会策划一次真正的众筹演出,试试京剧在众筹这条路上还能走多远。

  不过,并非所有的尝试都会成功。戏曲策划人谢岩也在一些众筹网站上做过传统戏曲的众筹,但并未成功。他说,虽然现在越来越多的传统艺术项目在做众筹,也有不少成功案例,但选择合适的平台和项目非常重要,“众筹是一种相对年轻化的方式,参与众筹的项目也应该更对年轻人的胃口,像凌珂、王珮瑜都有许多年轻粉丝,这样的项目成功率才会更高。”本报记者 牛春梅

【责任编辑:黑土】

分享到:
11.7K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