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黑龙江 > 文史博览 > 正文

徐志摩与张幼仪:纠缠不清的爱与伤

2016年03月25日 07:56    作者:陶方宣    来源:历史大学堂    [纠错]

  张幼仪比徐志摩小四岁,出身于上海宝山县巨富之家,她与诗人徐志摩结婚,是四哥张嘉璈做的媒。

  一

  十足一个乡下土包子

  当时,张幼仪在江苏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读书。张嘉璈是浙江都督朱瑞的秘书,他巡视学校时发现,杭州一中有一位才华横溢的学生叫徐志摩,出口成章的才情让人惊叹,远近都知道这徐家少爷将来会成为名震天下的天才诗人。徐家也是江南富商,有着强大的政治经济地位的张家主动来联姻,徐志摩的父亲徐申如求之不得,马上就定下了二人的婚约,这一年张幼仪才十五岁。

 

  (图)徐志摩(1897年1月15日—1931年11月19日),现代诗人、散文家。

  徐志摩心高气傲,根本不想结这个婚。家里人将张幼仪的照片递到他手上,他淡淡地扫了一眼:“十足一个乡下土包子。”家里人以为他不愿意,就说:“人家也是读书人,才学不比你差多少。你答应也好,不答应也好,这事老爷是点了头的,板上钉钉。”徐志摩说:“结结结,反正是我的一个任务。任务完成了,就没有我的事了。”果然一结婚他就将张幼仪丢在一边不管不问,去杭州,跑上海,成天疯疯癫癫的,看他的风景写他的诗。不久,就一拍屁股出洋留学。

  张幼仪在徐家可苦了,她本身就是个小孩子,又拖着个小孩子,心里的苦无人倾诉,只能回娘家哭诉。张嘉璈看不下去,写信给徐志摩,希望他回来接妻子儿子出国团聚。徐志摩那时正在苦追林徽因,心里根本没有张幼仪的位置,就一拖再拖。徐申如看不下去,一来这个儿媳妇实在懂事、孝顺。二来自己的儿子长得帅,又有才,也有点花心,外国洋女人那么开放,他可不想自己儿子弄得妻离子散,家不成家。有妻儿老小在身边,也好管管他,让他收收心。他只是给徐志摩写了一封信,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,就买了张船票让张幼仪去找徐志摩。

  徐志摩与林徽因爱得死去活来,哪里想见张幼仪呀,没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来到轮船码头。张幼仪没出过远门,又晕船,在海轮上吐得一塌糊涂,人比死了还难受。好歹总算到了码头,她早早收拾好就站到船舷边,一眼就在接船的人群里看到徐志摩。多年之后她回忆说:“我斜倚着尾甲板,不耐烦地等着上岸,然后看到徐志摩站在人群里东张西望。就在这时候,我的心凉了一大截。他穿着一件瘦长的黑色毛大衣,脖子上围了条白丝巾。虽然我从没看过他穿西装的样子,可是我晓得那是他。他的态度我一眼就看得出来,不会搞错的,因为他是那堆接船的人当中,唯一露出不想到那儿表情的人。”张幼仪恨不得马上就回国,可是船已到岸,她只好上岸。一上岸又吐得一地狼藉,徐志摩站得远远的,厌恶地看着她,说:“你真是一个十足的乡下土包子。”说罢,他自己也狂吐不止。张幼仪逮着机会总算报一箭之仇:“原来你也比我好不了多少。”

 

  (图)张幼仪(1900—1988),名嘉玢

  张幼仪差不多是厚着脸皮来到他身边,今后的日子可想而知,徐志摩几乎很少与张幼仪交流。有一次张幼仪又怀孕了,徐志摩得知后大惊,想也不想就大声说:“快去打胎,快去打胎。”张幼仪对打胎有点恐惧,期期艾艾地说:“听说堕胎有危险,搞不好要出人命的。”徐志摩马上补她一句:“那我还听说坐火车出轨也要死人的,那你就不坐火车吗?”张幼仪被噎住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为了维持与徐志摩的婚姻,张幼仪一忍再忍。两个人难得去看一场电影,坐在黑暗中徐志摩只是专注地看,就当坐在身边的她是透明人。偶然她没话找话和他套近乎,他一句话就将她推开:“你懂什么?”张幼仪只好装作没听见,谁让她嫁的丈夫如此出名。她一忍再忍的结果就是徐志摩得寸进尺,终于有一天,他将一个女学生带到家里来,这回张幼仪再没办法忍受。

  二

  不做志摩太太,仍做徐家媳妇

  徐志摩是突然宣布的,他对张幼仪说:

  “今天晚上家里要来个客人,她是从爱丁堡大学来的一个朋友。我要带她到康桥逛逛,然后带她回来和我们一道吃晚饭。”

  张幼仪只当是一般的女作者,并没太在意,忙着将家里打扫一遍,还抽空去做了头发。后来那位小姐来了,徐志摩也不告诉张幼仪她叫什么名字,张幼仪只得背地里称她为明小姐。

 

  (图)林徽因(1904年6月10日-1955年4月1日),女,汉族

  第一眼看到明小姐,她有点怪怪的感觉。那位明小姐仿佛努力在追赶时髦,她竭力想表现得洋里洋气,头发剪得很短,擦着暗红色的口红,穿着一套毛料海军裙装。张幼仪顺着她那穿着长袜的腿往下看,惊讶得透不过气来,那两只挤在绣花鞋里的脚,分明是一双小脚——原来这个新潮女子也裹了双小脚。张幼仪心里很不好受,徐志摩口口声声称她为土包子,原来他带一个女人回来,竟是缠了小脚的土包子——她在洗碗时突然想到,徐志摩那么坚定地让她打胎,是不是就是为了让这个女生进门?他带这个明小姐回来,一定是在试探她,是不是有可能接受三人共居一屋。

  因为他对明小姐的好是摆在脸上的,他就是在告诉张幼仪,这个明小姐不光是他的女朋友,很有可能变成他的第二位太太。

 

  (图) 张幼仪与 徐志摩

  张幼仪心烦意乱,对徐志摩气愤、失望、厌恶之极,决定离婚。她洗好碗从厨房出来,徐志摩坐在客厅,突然开口说:“你对明小姐有什么意见?”张幼仪不看他,只是板着脸说:“呃,她看起来很好,虽然小脚和西服从不搭调。”这一下把徐志摩气得发疯,他以为张幼仪在挖苦他,他大声高喊:“我就知道,所以我才想离婚。”徐志摩声音之大把张幼仪吓了一跳,她突然感到,那间房子容不下她张幼仪母子,他的心早就不和他们在一起,或者说他的心从来就不曾和他们在一起。 

  第二天徐志摩就从人间消失了,一天,两天,一个星期过完,他还是不见人影。他好像不是计划好的离家出走,因为他最爱的书就散乱地放在桌上。如果他计划好了的话,起码应该带上那几本书。张幼仪胡思乱想,就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,一个叫黄子美的男子来了,他是替徐志摩来当说客的。他坐下后东拉西扯一阵,然后说:

  “他在外面其实很想知道你的意思。”他轻轻皱着眉头,好像正在一字不漏地搜索徐志摩说的话,停了一下,他又说:“我是来问你,你愿不愿意只做徐家的媳妇,而不做志摩的太太?”张幼仪想了半天总算明白他的意思,那其实是徐志摩的意思,她突然火冒三丈:“徐志摩忙得没空来见我是不是?你大老远跑到这儿,就是为了问我这个蠢问题吗?”

  她突然站起来,表示起身送客。在黄子美背后,她重重地关上门。那一刻她知道,徐志摩再也不会回来了。不久,她与徐志摩签字离婚,据说他们的离婚是中国历史上依据民法的第一桩西式文明离婚案。

     更多精彩:《凯风智见:两大“影帝”飚戏成就清代满蒙联盟 

【责任编辑:海潮】

分享到:
11.7K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