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黑龙江 > 案例追踪 > 正文

亲历全能神的“过灵床”

2016年03月11日 15:10    作者:赵桂贤    来源:凯风网    [纠错]

  我叫赵桂贤,1980年出生,家住赤峰市红山区城郊乡。2005年3月,我与丈夫王晓青步入了婚姻殿堂。丈夫是个独生子,昐子心切的婆家,当2007年初确诊我怀孕的消息后,丈夫高兴的蹦起来,全家人也都非常高兴。

  可孩子出生没几个月,发现婴儿有些不对劲,四肢总是乏力,很少哭闹,面部表情也异常,舌头老往外伸。我同丈夫马上将孩子送到医院检查,结果让我们大吃一惊,孩子竟然是“唐氏综合症”患者。这是最常见的出生缺陷病之一。患儿绝大多数有严重的智能障碍,目前国内外对此病无法治愈。我们夫妻听了专家的解答,只能含泪带上孩子返回家中。

  2008年10月的一天下午,我多年未曾来往的一个远方表姑来到家中。起初她只说没事串串亲戚,见我一人带孩子不容易,就索性留下来住几天帮一下我。听到这话,我们两口子也没多想,连声感谢。住了两天后,表姑便开始“开导” 我,说我们现在的生活是前世造了“孽”,只有信“神”才能脱离苦海。我问:“是信耶稣基督吗?”表姑说:“耶稣统治的时代已经过去,只有信比基督更高一级的全能神,才能得救,说只要信奉全能神,就能得到“神”的庇护,不仅孩子的病会好掉,还会给家人带来“福分”。见我半信半疑,表姑自称就是全能神传福音人员,还拿出两本小册子——《东方发出的闪电》、《话在肉身显现》递给我,让我先学习,过几天后将邀请我参加一次聚会,去了解一下全能神的神奇,还告诉了聚会地方。

  我被表姑说动了心,于是按照约定我参加了全能神聚会。这次聚会让我看到了很多新奇的东西,像“圣母亲训”、“天国来信”,有会显字的石头、海螺,还有能下带字蛋的鸡……我被眼前的假象欺骗,完全信服了全能神。又听说信的这个“神”无处不在、无所不能,而且准备了很多取之不尽、用之不完的东西,只要加入,就可以进来享受,随便用,只要遵守全能神教规,完全按照全能神的旨意行事,到时还能领到天堂的“户口本。为了孩子及全家,我当时就已决定加入全能神教,并写下了保证书。

  从此,我按要求经常参加全能神聚会,听讲“教义”,唱赞美全能神的诗歌。陆续又领回了《道成肉身的奥秘》、《必须具备的真理》、《跟着羔羊唱新歌》、《教会工作安排与必须持守的原则》等小册子,日夜在家念叨、吟唱。丈夫开始不愿意,还提出反对意见,但一想都是为了孩子,也就默认了我的所作所为。自此之后,表姑也成了我家的座上宾,隔一段时间就会光顾我家,借着向我传“神”的新旨意为由,向我索取所谓的“敬师费”,前后共计交给表姑不下10000余元。

  2010年7月15日,表姑从外地领来了一个50多岁、面目丑陋的男子,让我叫他陈叔,据说陈叔信“神”10余年,是全能神组织的负责人。当晚酒足饭饱并笑纳了2000元“敬师费”后,陈叔提出要连夜给孩子治病,但只能留下我一人陪同,让表姑和我丈夫到另外房间等候,不许打扰,否则在治疗过程中可能走火入魔。为了孩子的健康,我和丈夫言听计从,乖乖地听从了陈叔的摆布。陈叔首先关好卧室的门,然后就严肃而且是命令的口气跟我说,加入了全能神,要懂得服从“神”、奉献“神”,要和“神”“过灵床”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陈叔就过来抱着我,开始撕扯我的衣服,并说今晚要给我“过灵床”,这样孩子的病就能全好了。这时我才明白陈叔要做什么。恍然大悟的我奋力反抗,一边大声呼救一边和陈叔死拼。闻声赶来的丈夫猛地踹开卧室的门,当见到陈叔正要对我非礼时,羞愤交加,上前将陈叔一把扯开,连续几个大耳光打得陈叔满面开花。此时的陈叔早已没了“神”气,连夜就和表姑灰溜溜的离开了我家。

  此事的发生,让我对全能神产生了怀疑,回想自己加入全能神以来,搭上那么多的钱财和精力,不但没有治好自己的孩子,反而自己却差点受到侮辱。后在志愿者们的帮助下,我彻底认清全能神的本来面目,它就是打出救人的幌子,干着骗钱又骗色的邪教。

 

【责任编辑:袁军】

分享到:
11.7K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