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黑龙江 > 案例追踪 > 正文

法轮功害我母子断绝关系十五年

2016年03月07日 06:40    作者:王蓉    来源:凯风网    [纠错]

  我叫王蓉,今年53岁,原是陕西省城固县百货公司的职工。我老公是机关干部,儿子活泼可爱,日子过得其乐融融。可是1995年发生的两件事情,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。一是我所在的百货公司倒闭,我下岗失业,二是老公因病去世。当时我才33岁,我的天都塌下来了,整天以泪洗面,一病不起,当时只有6岁的儿子帮我端茶倒水、做饭洗衣,我真不知道我们母子以后的日子怎么过。有几次我产生了轻生的念头,但是看看可怜的儿子,这么小,我不能撇下他不管。

  在我最伤心无助的时候,和我同住一个小区的王姨时不时过来安慰我几句,还帮我干点零活,一来二去跟王姨的关系越来越近,像是亲人一般。有一天我们聊天中,她说我之所以连遭厄运,是因为我前世的“业力”太重,只有把自身的“业力”消下去一切自然就好了,不然以后还要遭灾。她还说现在有很多人都在练“法轮大法”,这个“法”是宇宙最大的佛法,练习这个“功法”不打针不吃药便能治好我的病,还能保一家平安,接着又给我讲了许多通过练功治好医院都治不好的病的“神迹”。

  一开始我也不相信,天下哪有这样好的东西。以后,王姨就经常来我家劝我,把法轮功说得神乎其神,还带给我“练功”的书籍和磁带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,我想虽然我现在无所谓了,但是看着孩子,他再也经不起命运的折腾了。于是1997年2月份,抱着试一下的态度,我开始练习法轮功,病痛真的有所缓解,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有规律的运动和心理暗示的作用。由于我上过高中,学习领悟快,又善于言辞,经常在练功点交流发言,“同修”都说我心性高、进步快,慢慢地我觉得像似进入另一个美好的世界了,看书、练功、与“功友”交流让我忘记了现实生活的痛苦。就像吸毒的人上了瘾似得,没事就看书,一闲下来就想跑出去找“功友”。总感到儿子影响我“练功”“上层次”, 经常几个小时把他锁在家里,吃饭也用方便面对付,学习不管不问。儿子一向活泼上进,学习在班上都是前几名,从那以后成绩节节下滑,像变了个人似的,对我也没有话说,一回来就钻到自己房间不出来。一年下来,儿子瘦得皮包骨头,成绩由全班前几名降到倒数几名,老师多次打电话让我去学校谈话我都以走不开为借口推脱。

 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,社区干部、亲戚朋友都劝我放弃,儿子也极力反对。这段时间我虽然不再练习法轮功了,但内心并没有完全放下。后来,我生了一场大病,一起练功的“同修”偷偷过来告诉我说,我生病是因为脱离“大法”身上“业力”又增加了,是“师父”对我小小的惩罚,只有重新练功才和继续“消业”,才能获得解脱。于是我又重新练功,且越陷越深。为了练功、消业和追求所谓的“圆满”,我每天除了在床上“打坐”、“练功”,就是外出和“同修”交流心得,再就是趁着清早或夜晚偷偷外出张贴法轮功宣传品“讲真相”。晚上经常九十点才回去,孩儿害怕一个人不敢睡,把灯全部打开,蜷缩在沙发上看电视。几次哀求我晚上不要出去,我却仍然我行我素,全然不顾及他的感受。

  2000年有一次,我和“功友”到安康去“讲真相”三天后才回家,回家后怎么也找不到儿子。最后在他姑姑家找到了,可是他说啥也不肯跟我回家,还说他没有我个妈。自那以后,他一直躲着不见我,十五年没叫过我一声“妈”!当时我也不伤心,也不后悔,也没做太多解释,觉得我在做好人做好事,他们迟早会理解我的。

  自此以后,我就把儿子丢给他姑姑,正好有时间一门心思“修炼大法”。这一丢就是十五年,儿子十五年一直是她姑姑扶养。其间我到他姑姑家看过几次,他不是故意躲避,就是恶言相向,不认我这个妈,叫我走。后来我也就没有再联系,儿子结婚也没有告诉我,生了孙女我也没有看上一眼,整天潜心修炼法轮大法,一个人独来独往。

  直到2015年我因和“功友”散发法轮功宣传品被公安机关拘留。经过反邪教志愿者的耐心说教,我才明白了我痴迷十八年的“法轮大法”的邪教本质,才知道我无比崇敬的“师父”李洪志原来就是个骗子。醒悟以后,我想起这十八年法轮功带给我的伤害,想起儿子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,作为唯一的亲人,我却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,丝毫没有尽做母亲的责任,想起给儿子带来的痛苦,我陷入了极度悲伤。为了帮助我们挽回母子情义,志愿者主动帮我找到儿子并做通了他的工作。2015年8月22日,儿子带着媳妇、孙女来看望我。儿子得知我脱离法轮功后,嚎啕大哭,喊出了十五年都没有喊出的“妈”。

【责任编辑:秦风】

分享到:
11.7K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